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风之流

思想者的天堂、孤独者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浮名它骗不了我,富贵我嫌它啰嗦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重启改革的出口在哪里?(牧风反思改革之七)  

2009-03-21 14:4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年改革开放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遵循了“只干不说、多干少说、干了再说”,它使我们走上了一条代价较小、摩擦系数较低的一条道路。但是,这样的一个做法反过来看、接下去看,还是有大问题的。说的尖锐一些,前30年我们的改革走了很光滑、摩擦系数很小的国家机会主义的路线,防止了“颜色革命”的出现。但是国家机会主义是特殊阶段、特殊时期的改革策略,它不能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总的图谱,这条路不可能一直走下去。

 那么,重启中国改革的出口在哪里?

 今天的中国面临着发展的内外“双重失衡”,其根源就在于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构不利于收入差距的缩小,并最终阻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具体而言:城乡分割不利于城乡差距的缩小,也不利于城市内部的户籍人口和非户籍人口间的差距缩小;经济分权与政治集权的体制不利于国内市场整合和区域发展平衡,不利于地区间差距的缩小;关系社会则不利于人际间收入差距的缩小。30年改革开放,主要是经济体制改革在推动整个社会发展。30年后的今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初步建立,释放能量的可能性越来越微弱。但巨大的社会变革并没有停止,它倒逼着我们在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方面进行更深入的改革。重点是深化市场取向的经济改革,加强民主取向的政治改革,加快民生取向的社会改革。民主的政治,市场的经济,以公民为基础的社会,这样的三角能够支撑我们未来社会的框架。因此,遵循这条思路深化改革,必须特别注意以下重要的环节:

 第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着眼于还权于民(思想)。30年的改革开放给了现代性充分展开、矛盾充分暴露的机会,使我们渐渐认识到变革不仅仅是经济体制,也不仅仅是制度安排,重要的还有系统的观念变革和思想的解放。30年中的几次思想解放侧重于意识形态的论争,而新一轮解放思想则侧重于利益格局的调整,包括财政分配制度调整,改革发展成果要让老百姓共享。前几次解放思想是还利于民,发展经济,增强综合国力,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新一轮解放思想除了还利于民,更要还权于民。利益格局的调整,实际上就是民众权利的调整,就是公众要有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

 第二,要稳步推进政治改革,建立现代政治体制(政治)。张扬民权、废除特权,约束公权,规范党权是建立民主、宪政和法治三位一体的现代政治体制所必须要做的。而约束公权,改革政府自身是首要任务。对好政府有两个要求:一是有限,二是有效。往深处说,政府改革的目标就是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下的服务型政府。

 在现代民主制度中,宪政、民主和法治三者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它们是互相界定的;但是在政治改革的实际运行中,它们是可以有先有后的,不同时期的重点可以有所不同。当前,我认为应当在树立现代核心价值观的同时,以建设法治为中心推进政治改革。通过法治建设在各种权利主体之间正确地配置权力,规范政府的行为,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受侵犯。在此基础上逐步扩大民主,加强公众对政府的控制与监督,才有望稳步地实现几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现代化目标。虽然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建立民主、宪政和法治三位一体的现代政治体制并非易事,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容不得我们观望和等待。在这样重大的问题上,我们没有退路。

 第三,要多元发展社会结构,大力培育公民社会(社会)。30年的改革使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中国现在仍然是一个强政府、弱社会的体制。汶川大地震深刻改变了中国。废墟上不仅屹立着一个以人为本、生命至上、倾听民意、行动迅捷的政府,也站立起一个守望相助、仁爱友善、敢于担当、自主自治的公民社会。是改革开放使农村“公社”的解体和城市“单位”的不再全能,中国才逐渐出现了公民自治空间。

 但是,较之中国经济的巨大成就,公民社会的发育则相对迟缓。灾难对公民社会的培育起到了触发和催化的作用。而真正成熟的公民社会,不能总是依靠灾难激发。因此,中国公民社会还很初级,甚至是刚刚上路。

 公民自治程度不高,是制约公民社会发育的重要因素。发展公民自治的前提,是改变政府对公共事务的垄断,放弃对社会生活的“家长式关怀”,凡公民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管理、自我服务的事务,都要还权于民。公民兴则国兴,公民强则国强,是现代社会的通理。一个民主、繁荣、文明的中国,必然鼓励、引导民众去积极参与社会的各项发展。当前,我国培育公民社会包括三方面的内容:第一,要确立公民的权利,这包括政治权利、经济权利、社会权利、文化权利;第二,要建立合作主义的政治框架,在这种社会框架下确立社会共同体的共同利益;第三,要强化公民的组织性,使组织起来的公民能够进入市场,应对市场的风险;能够进入国家的共同政治,参与共同政策的决策。政府是为公民服务而设立的公共机关。政府依法行政的最高境界,就是基于宪法的要求,积极推进公民自治、支持公民有序参与公共事务,引导公民用民主和法治的方式来保卫自己的权利。

 第四,要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确立中国价值的主体性(文化)。现在经常出现一个词:中国模式。现在能够支撑这个概念的理论因素还不够多,中国模式或许还不成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很年轻,跟西方的发展模式经历几百年量体裁衣的修改磨合后相对成熟相比,中国的发展道路的未知因素显然更多。上溯500年中国文化发展历史,中国文化的发展经历了两次大的变化转型。第一次是在西汉以后经胃镜南北朝到宋明理学。而当宋明理学为标志的成熟的封建专制主义意识形态从顶峰滑向衰弱后,中国文化史上第二次文化转型,以现代西方思潮东渐为标志展开。在整个20世纪,中国文化在西方现代性的重压下,在焦虑、傍徨、选择、论争和冲突中,叩问着自己在新时代的命运。在我们选择现代性的这100年中,改革开放30年是第二次文化转型初期阶段的一部分。在当前国际体系下,中国要有自己的思想话语体系来解释自己所应充当的角色。中国追求的目标是新型的新兴大国,不以武力追逐霸权,不以对抗争得地位,而是走和平发展的道路。

 新加坡《联合早报》曾有评论说,“中国需要建设中国思维的主体性。失去了这个主体性,思维被美国化或者欧洲化,中国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尤其是一个可持续的大国。”可以想见,在未来我们探索中国发展道路的过程中,对中国影响最大的仍然会是西方。我们认为,中国经验、中国模式只有上升到中国价值,才能正真站住脚跟。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要靠这样的思想体系做支撑,找到一条不同于西方价值观的发展道路。这条路不仅要符合我们的理想,还一定要契合中国的实际,能在中国走得通。如果做好了,就将是中国发展、中国崛起对世界的伟大贡献。

 美国为何有那么强的“话语主导权”?美国具有持续产生新观念和观念表达新方式的肥厚土壤;美国拥有多种多样的声音,在世界各个领域的大论战中从不缺席,我们很难在大问题上听到一个“统一的”美国声音。(如“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中国威胁论”新保守主义等。佐利克、沃尔福威茨都是布什政府的高官。)

 一个国家长期发出单一的声音,只能使该国在国际上展现一种固定的面孔、单一的形象,这个形象也因此而变得脆弱,易受伤害,多元的声音则使一个国家具有更加多面的、立体的形象。

 一个国家要获得国际话语的主导权,虽然它可以不断地训练自己说话和表达的技巧,但一个国家声音的公信力更来自于它的实际作为。

 改革开放30年的实践与反思,提醒我们:不改革开放那是死路一条。同样,改革开放的基础和动力来自于人民群众,群众不高兴、不赞成、不拥护的任何一项改革也是没有出路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